智能可穿戴产品进入“冷思考”

2017-12-29 11:42 来源: 杭州网

杭州网 健身教练ERIC每周三早上6点会到健身房带学员健身,他用手臂上的AppleWatch刷开操房的闸机门,然后点击AppleWatch布置当天的训练任务。 健身时,学员统一带着智能手表,ERIC教练告诉记者

    健身教练ERIC每周三早上6点会到健身房带学员健身,他用手臂上的AppleWatch刷开操房的闸机门,然后点击AppleWatch布置当天的训练任务。

    健身时,学员统一带着智能手表,ERIC教练告诉记者,这个举动能做到精准健身,通过心率等学员的健身数据,观察每个学员的身体情况,进行训练内容的调整。课程结束后,记者发现这样一个细节,有些学员会把智能手表摘了下来,换上了包包里的机械手表。 “虽然智能手表表带选择很多,但是还是喜欢传统的手表来配衣服。”健完身的俞女士整理衣物时告诉记者。

    根据IDC(国际数据公司)最新数据统计,2017年,全球可穿戴设备的出货量将达到1.132亿部。其中智能手表6150万部的出货量,占了半壁江山。

    而去年全球可穿戴设备出货量是2.659亿台,相比去年,今年的出货量被“腰斩”。

    曾经一度火爆的智能穿戴设备,突然间“凉了一半”,原因几何?

    “停产、停售!” 多家国内厂商“不玩了”

    玻璃质感的圆形表盘加上塑料表带,一款由北京凤凰云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研发的,号称“让人出行都离不开”的“刷刷手环”,售价198-298元。该手环不仅能够实现传统的计步、测试睡眠和卡路里,还能够实现公交、地铁、商超的支付功能。

    然而这款“黑科技”手环,最近却在百度帖吧上被爆出“手环已废。”发帖的北京网友空聆告诉记者:“用了一年的‘刷刷手环’,最近打开APP,已经无法连接设备。但我的手环账户里还有钱,手环不显示余额,地铁闸机也识别不了,打客服电话永远不接,微信公众号留言也没人回。”

    随后,本报记者拨通了“刷刷手环”官网上的电话,工作人员表示:“今年7月份,公司正式停产‘刷刷手环’,原因我们不方便透露,公司已经把方向转到其他行业。用户的后续服务问题正在解决当中。”

    不过在其官网上,记者看到“刷刷手环”相关产品介绍页面依然保留,而在其售卖页面上,几款产品显示“已售罄”状态。值得玩味的是,“刷刷手环”虽然官宣下架其天猫店的相关产品,但在其他渠道,依然在售卖其产品。

    “刷刷手环”于两年前,在北京、上海、杭州、成都、广州、佛山等26个城市实现运营。通过与各地的市政交通部门合作,实现相关功能。据报道,2015年6月,刷刷手环和杭州市民卡合作,推出“杭州通刷刷手环”,用户可以戴着它畅行杭州几乎所有的公共交通工具,包括公交、地铁、水上巴士、公共自行车租赁等,并且通过电子钱包功能可在各大便利店,以及肯德基、必胜客等餐厅实现支付功能。简单来说,这个手环整合了市民卡的全部功能。然而近日,记者打开杭州市民卡APP,已经找不到刷刷手环的选项区域。

    无独有偶,在杭州本地,也有智能手环厂商宣布“不玩了”。杭州傅立叶科技有限公司在2015年推出了自己的“亲亲手环”,当时推出的手环可以充当一卡通,乘坐地铁、公交,还能在各种合作商铺进行消费,和刷刷手环可谓异曲同工。

    然而傅立叶科技负责人日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公司在一年前宣布停止了“亲亲手环”的销售和生产,具体原因不便透露。该负责人强调,目前已经把业务重心放到NFC支付硬件和门禁系统硬件开发上。

    从火爆到冷静

    缺乏亮点或是原因

    曾几何时,可穿戴设备是真正的兵家必争之地。Fitbit、Jawbone等创业公司借助可穿戴设备一飞冲天,苹果、华为、小米、三星等巨头企业也是纷纷进入这一领域淘金,并迅速成为当中的佼佼者。甚至阿迪、耐克等运动品牌,以及GUCCI、施华洛世奇等奢侈品牌也纷纷跨界入局。

    不过上周,阿迪达斯已经关闭了旗下负责开发智能可穿戴设备的数字体育业务部门,该部门的74名员工很可能被重新安置到其他业务领域。这些员工主要由数据科学、体验设计、算法开发和软硬件工程领域的技术专家组成。

    市场调研公司Gartner认为,阿迪此举,一方面是公司整体战略的调整,另一方面是因为那些功能单一的可穿戴设备将会面临市场空间持续被压缩的风险。

    同样,Jawbone是可穿戴设备的先驱,2015年曾经以2100万台设备的销售量名列世界第一,然而Jawbone公司自从2016年起诉竞争对手Fitbit盗窃商业机密后,漫长的诉讼战打响,公司陷入了财政困顿,由此引发了服务质量下降、库存减少、主要管理层离职等一系列问题。2017年7月,Jawbone进入了清算程序。

    目前市面上占据主流地位的可穿戴设备商是小米和苹果,目前小米官网上仍在售卖的智能可穿戴设备有四款,功能上而言,依然只是在步数统计、卡路里消耗、监测睡眠/心跳等功能上原地打转,没有真正的进化。

    这一点我们可以从新一代小米手环3中可以看出端倪。媒体爆料称:小米手环3将近期上市,功能上最大的提升是新增了NFC功能,当你走到地铁口不用掏出手机/公交卡,手一抬就能快速进站。它还可以成为移动支付设备,快速付款。

    事实上,本次新手环主打的NFC功能,几年前就已在市面上的主流智能手机上实现,通过手机可以解决的需求,为何还要再买一根手环呢?

    还有一些厂商,抛出超前的概念吸引业界和大众注意后,难以落地。再加上每天都要充电的繁琐,导致人们对可穿戴设备只是抱以尝鲜态度,尝试之后,就弃之一旁。不再受宠的可穿戴设备,自然也就愈来愈“凉”。

    应用场景到细分人群

    或是可穿戴产品未来方向

    有公司在可穿戴设备上折戟沉沙,但也有公司另辟蹊径,找到了新的出路。

    “我们目前把可穿戴设备运用到智能健身场景当中,并成为许多健身房的合作商。”杭州赛鲁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市场负责人虞晓杨指着墙面上的LED屏告诉记者。这家公司通过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及物联网技术来提供智能解决方案,并且已经运用到线下。

    记者走进位于古墩路的唯格健身的智能操房里,看到地面和墙面各有两块LED大屏幕,将Ipad上当天的课程内容投影到上面,上课的学员则统一佩戴智能手环。在训练过程中,教练会根据学员的生理实时数据来调整课程内容,并且所有的信息会在屏幕上呈现。

    “一些小白(初学者)跑40分钟步肯定会厌倦,久而久之就放弃了,我们在两个月前引进了这套设备,目的就是为了增加会员的训练趣味性,通过这一系列的智能场景应用,增加了用户粘性。”唯格健身的贾经理告诉记者。

    目前,这家健身房在每周一三五开始进行试验课程,贾经理表示,许多会员体验完之后都说很不错,从而带来一定的转化率。

    赛鲁班市场负责人表示,引进这样一套系统的价格在近百万元,同时公司会根据健身房的需求来配置智能手环的数量。接下来,这家健身房会全面设置智能运动场景,从进门打卡到上操课,再到动感单车,都可以通过智能手环来实现。

    如果说赛鲁班将智能手环应用到生活的场景中,并且针对固定人群进行细分,那么杭州视氪科技有限公司则将可穿戴设备应用于特殊人群。

    “我们基于视障用户的使用习惯,戴上我们的产品后,可以让盲人在正常行走中躲避障碍、包括他在上下楼梯检测和上下台阶检测,都可以通过我们的眼镜来实现。我们希望能让眼镜优化到让视障人士能够和正常人一样出行。”视氪科技媒体负责人表示。

    从技术层面来看,这款眼镜是通过双目摄像头和毫米波雷达获取周围环境的立体信息,对获取到的立体信息进行处理,然后进行特殊的三维立体语音编码,再将声音(音乐)信息传递给盲人,盲人通过不断的学习和体验,会根据接收到的声音来判断周围环境信息,从而达到能够“听”出世界的感觉。

    据了解,该公司是目前国内第一家从事盲人视觉眼镜的服务公司,上个月,视氪眼镜第一代已经上市。该负责人表示,这款眼镜,在国内尚无竞品,只有美国、以色列、英国的几家公司在做类似的产品。

    在谈到未来时,他表示,将会与政府、慈善机构以及盲人团体展开广泛合作,打造盲人社区,实现软硬件营收。

    作者:见习记者 陈思翰 编辑:张晓莉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看看城事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