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夫人所谓的“三亚拍摄”竟是这样…… “服装超级脏、摄影师只会按快门键

2018-03-23 09:30 来源: 浙江在线

浙江在线 总监级别摄影师、化妆师,全程一对一服务,杭州拍五套,三亚拍四套,还包括在三亚的五星级酒店一晚对于金夫人这套售价11999元的拍摄方案,徐女士原本是无比期待的,并预先支付

    “总监级别摄影师、化妆师,全程一对一服务,杭州拍五套,三亚拍四套,还包括在三亚的五星级酒店一晚……”对于金夫人这套售价11999元的拍摄方案,徐女士原本是无比期待的,并预先支付了6000元拍摄订金。

    去年12月底,徐女士和先生订好了往返三亚的机票,专程去拍一套婚纱照,然而到了现场,憧憬一下子被打破了。徐女士告诉记者,“服装真的超级无敌脏,根本穿不了……(金夫人)当时说是(总监级别)摄影师给我拍摄,但是我觉得给我拍的只是一个会按一下快门键的摄影师而已,很不专业。别的团队都是服装师、化妆师、摄影师、设备都很齐全的,我们的摄影师就抱了一个单反,背一个背包,背包里的道具一点都没拿出来用……”

    因为平时对摄影有一些了解,在拍摄过程中徐女士提出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后面却变成了照片都是我自己找角度来让摄影师拍的,当时我就发脾气了,说你这拍的是什么照片。”

    更让徐女士懊恼的是,原定计划1天完成的拍摄,结果因为摄影团队的耽搁并没有完成全部拍摄,“第二天早上我们还要赶飞机回来,所以起了一个很大的早又去海边补拍了一套泳装照,也是草草了事。”

    被质疑摄影师不够专业,杭州金夫人客诉部组长李先生这样回应:每个人审美眼光不一样,摄影师所认可的角度和顾客喜欢的角度是不一样的。然而,顾客对摄影师水平的质疑,难道真的只因个人审美不同么?

    仓促的三亚拍摄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回杭州之后更糟心的事情还在后头……

    预约不回应,工作人员却发了朋友圈

    金夫人:号码弄错,没查询到该顾客

    按照刚开始和金夫人的约定,接下来徐女士得支付剩下的5999元尾款,并预定在杭州拍摄的时间。在三亚拍摄结束的近1个月内,金夫人曾多次与徐女士沟通时间预约、尾款支付的问题,但因为时间和工作关系,徐女士表示年后再约。没想到,年后再次联系金夫人却变得无比“困难”。

    2月底,徐女士联系之前跟自己对接的金夫人工作人员,表示想预约杭州的拍摄时间,却迟迟没收到回复。另一边,徐女士却看到了该工作人员在发朋友圈……于是,她只好继续联系金夫人的网络客服,对方表示后续会有工作人员和徐女士联系,没想到一等又是8天。

    在金夫人预约拍摄就这么困难吗?李先生解释,“因为我们系统内,把客人号码弄错了,系统内没有查询到这个顾客。”

    因预约拍摄前后时间耽误太久,最后反而弄个“系统问题”,加上年前“糟心”的三亚拍摄,徐女士彻底失望了,她决定申请全额退款,“当我说要投诉了,他们才接二连三地打电话。但现在我不想在金夫人消费了,在这根本享受不到顾客至上的待遇,毕竟这不是几百块钱的事,这都是我辛辛苦苦挣的工资、血汗钱。”

    三亚拍摄一场空,还得扣2000元礼服费

    金夫人:我们没法做到全额退款

    婚纱照原本是纪念爱情和婚姻的重要作品,但对徐女士来说,却变成了一件憾事,她要求金夫人退回自己预付的6000元。但当徐女士把这个诉求告知金夫人负责人时,却遭遇了各种“套路”。

    面对徐女士全额退款的诉求,金夫人的回应是“拍摄不满意立即重拍,重拍不满意全额退款”,如果要退款(6000元)必须接受在杭州走个重拍的程序,依然不满意才能退款。

    明明是“三亚+杭州”的拍摄套餐,现在三亚部分的拍摄出了问题,要求退款,反而得先接受“在杭州重拍”?对于这一解释,徐女士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我的套餐里包含三亚照片,现在在杭州随便找一个地方拍,那我是不是花了钱却没有享受到这样的套系?”

    重拍显然是行不通的,于是金夫人又给出了四种“解决方案”,但徐女士强调,每种方案的前提都是要扣除2000元(在三亚拍摄时两套礼服费用)。“我觉得这些方案都不合情理,对方什么东西都没给我,还要扣除我2000元,这是什么意思!”

    这2000元礼服费用,杭州金夫人客诉部组长李先生这样解释,其实两套礼服费的原价是2400元,我们给她降到2000元,在一步步退让,但顾客一直不满意。

    原本对三亚的拍摄,徐女士就不满意,甚至还留下了心理阴影,为什么到最后还得为礼服租赁买单?不满意为何不能直接退费?

    而对于徐女士的诉求,李先生回应,没法做到直接全额退款,但一直在协商退部分金额。既然顾客坚持全额退款,我们也没办法实现,所以就在协商解决方案。

    那么,是否真的像金夫人说的那样,徐女士始终不满意他们提供的方案,所以才导致僵局?据徐女士透露,在协商过程中,她也曾经给出一套方案,但金夫人表示还需要内部商量,一等又是两天,最后金夫人无法兑现这套方案。对此,金夫人回应,“我们这边预算成本已经超额了。”

    徐女士婚期在一天天接近,却依然还在为三个月前的婚纱摄影烦恼不已。金夫人的种种“套路”眼看就要影响到徐女士的结婚计划,这岂是退还6000元的拍摄订金就可以补偿的?

    金夫人被消费者投诉已远不止一两次,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屡犯不改呢?如此霸道的底气从何而来?徐女士到底能否走出金夫人的“美丽陷阱”?本报将持续关注。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看看城事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