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金兰:从卖唱艺人到柳琴戏“掌门人”

2020-05-18 13:44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 循着记忆的隧道,笔者跟随老人重新回到她人生的原点。

    张金兰 翟小锋摄

    93岁的她自幼与戏结缘,是柳琴戏“北派掌门人”,灌制了《王三姐剜菜》《王二英思夫》《父女顶嘴》《喝面叶》《秦香莲》等一大批脍炙人口的唱片,她的唱腔与表演对后来的柳琴戏演员产生了榜样性的影响。

    “看戏不见张金兰,白花两毛五分钱。”这句顺口溜,几十年来一直嵌在鲁南苏北戏迷们记忆深处。这是老百姓对一位柳琴戏表演艺术家最高的褒奖、最真诚的赞美。

    日前,笔者专程拜访了这位柳琴戏“北派掌门人”。93岁高龄的张金兰,坐在透窗而入的阳光中,微眯着眼睛回忆起在山东临沂演出的第一场柳琴戏:那是70多年前,在考棚街的老“新新剧院”,现场锣鼓喧天,工作人员抬着标有“张金兰主演”的牌子,戏迷们踮着脚尖引颈翘望,响彻云霄的叫好声在蓝天白云间流连回响……循着记忆的隧道,笔者跟随老人重新回到她人生的原点。

    1928年,张金兰出生在有“柳琴窝”之称的山东郯城。张家祖祖辈辈靠种地过活。在那十年九灾的岁月里,张金兰的父亲张仲怀为生活所迫,跟村里的柳琴戏师傅学艺,算是找了个谋生的“手艺”。整个童年,张金兰跟着父亲走街串巷赶集占场,摆凳子、围场子,挂大小锣,敲锣震场,戏场上的活计样样不在话下。张金兰6岁开始学戏,父亲“怀抱月琴(柳琴)帮着腔,脚蹬手刨锣儿响”,她帮父亲一边敲锣鼓点,一边学唱帮腔。“刚开始随父唱小压场篇儿,父亲唱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观众高兴了,希望我单独唱,我就出去唱两句,唱完了他们给两个钱儿,我就买糖块吃……”8岁时,张金兰随父亲加入村里的柳琴戏业余班社,10岁就登台演出“压场花”“娃娃生”和“垫戏”,19岁时已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柳琴戏演员。

    为了生计像浮萍一样四处漂泊,是旧社会民间艺人的生活常态。19岁之前,张金兰一直随父亲在家乡走街串巷卖艺。父亲去世后,挣不上吃的,日子更加艰难,张金兰带着母亲来到与家乡毗邻的徐州讨生活。

    年轻的张金兰凭借自己扎实的表演功底和独特的艺术风格,以一部《刘金定下南唐》唱响了整个徐州城。在那里,她的艺术生涯迎来了新的起点。张金兰的演唱具有吐词快、清、脆的特点,当地戏迷送她一个亲切的外号“机关枪”。在徐州,张金兰还结识了很多柳琴戏名角儿。善于学习的她,在与名角儿“过招”的过程中,结合自己的嗓音特点,发挥柳琴戏唱腔自由性的优势,将“南腔北调”融会贯通,把柳琴戏表演艺术提升到了新的高度。

    柳琴戏始于民间,兴于乡野,柳琴艺人靠赶集撂地摊卖艺维持生存,“唱得好不好直接决定了能不能填饱肚子”。张金兰在走街串巷的演出中,接触到各地的民俗、民情、民风,并把各地民间文化的精华融入柳琴戏表演中。她表演的柳琴戏,不论是帝王将相,还是小姐丫鬟,从唱词、动作到曲调韵味,都透出浓浓的乡土气息,活脱脱就是老百姓自己生活的画面。贴近了老百姓的生活,老百姓自然就爱看。张金兰所在班社的演出从“柳琴窝”起步,逐步发展至苏北、皖北、豫东等地,从“唱门子”“跑坡”及庙会、堂会、地摊子逐渐扩大到了茶棚土台子及城镇剧场舞台。

    新中国成立后,张金兰和柳琴戏一样迎来了新生。1953年,她和丈夫邵瑞武回到家乡,参加了临沂专区剧团柳琴戏演出队,从此结束了四处漂泊的旧艺人生涯。从旧社会进入新社会,从柳琴戏名角成为人民演员,不必再为生计奔波的张金兰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柳琴戏表演上,对艺术精益求精,成果与荣誉也接踵而至:195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