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铁上的读书人15个月收集800束光

2019-04-21 00:00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北京青年报 从2018年2月在北京地铁5号线上拍下第一位读书人的照片到今天,在豆瓣的“北京地铁上的读书人”相册上,朱利伟已经上传了近800张照片。 照片里形形色色的读书人中,既有烈焰红唇的
    原标题:北京地铁上的读书人15个月收集800束光

      从2018年2月在北京地铁5号线上拍下第一位读书人的照片到今天,在豆瓣的“北京地铁上的读书人”相册上,朱利伟已经上传了近800张照片。

      照片里形形色色的读书人中,既有烈焰红唇的时髦女士在读《战争与和平》,也有青涩的红领巾在读《悲惨世界》;既有朝气蓬勃的青年人在读厚厚的《资治通鉴》,也有奋斗的上班族在读考试辅导书;既有同一姑娘连续十几天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在读不同的书,也有带着保温杯的学者在读严肃的学术著作,还有拿着放大镜认真阅读的老年人……在她的镜头里,上下班高峰时拥挤的北京地铁,俨然成了一座流动的地下公共图书馆。

      缘起

      “把这一束束光采集起来”

      朱利伟是北京的一名图书编辑,每天通勤时间要一个小时左右,养成了在地铁上看书的习惯。有趣的灵魂是惺惺相惜的,她自己爱读书,也对爱书人感兴趣。去年2月份,她在地铁上无意间发现身边一个男青年在读《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那是一本关于人生哲学的有趣的名著,但自己并没有看过,“我当时真的很想和他交流一下,想问问他这本书到底好不好看?但跟陌生人搭讪实在不好意思,又担心打扰到人家看书,就只拍了他在读书的场景。”4月19日,朱利伟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

      最初的拍摄只是出于好奇。一个月后,早春的早高峰地铁上,朱利伟在拥挤逼仄的地铁里,发现有一个人在读经济学方面的书籍,并且边读边用笔写写画画。周围的乘客多数身穿厚重的深颜色的羽绒服,而他所拿的那本书,“在黯淡的地铁车厢里,就像正在发着光,非常白而且亮,吸引着我”。喜欢拍照的她就把这个场景记录了下来。也是在那一刻,她决定把这一束束光采集起来。此后只要看到有人在地铁上读书,她就用手机拍下来,记录下这一个个平凡又动人的阅读画面,哪怕为此要坐过站。

      去年4月份世界读书日前后,朱利伟把手机中的部分照片上传到网上——本来是想把这些照片单独存放,自己以后翻看。但出乎意料,她的照片被豆瓣推荐到首页,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许多网友发帖留言甚至“催更”。“地铁上的读书人”成为大家讨论的热点,大家纷纷为读书人的沉静点赞。目前这个名为《北京地铁上的读书人》已经将近有800多张照片。

      故事

      “柴米油盐是生活,书也是”

      翻看《北京地铁上的读书人》相册,人很少,书很多。朱利伟告诉北青报记者,拍摄的时候她会刻意避开读书人的正脸以保护隐私。不过,她很少遇到拍照的同时被读书人发现这种尴尬的情况,有时候被发现了,她会跟别人解释,自己拍了很多读书人,他们会回以微笑。“有时特别想去问问对方书好看吗?但我会特别注意不去打扰读书的人。因为我也经常在地铁上看书,感同身受——如果正沉浸在一个精彩的情节,或者一段思考里面的话,可能不太愿意会受到打扰。”

      问及为何能在地铁上遇到这么多读书的人时,朱利伟笑道,其实也没有很多,只是因为她一直在关注,积少成多放在一起,就给人一种很多人在地铁上读书的感觉。

      近800位地铁上的读书人中,有很多让朱利伟印象深刻:

      一位被她称为“女神”的姑娘,几乎每天早晨都在同一个换乘站站台上的同一个座位,坐着读十几分钟书。前后连续9个月,朱利伟看着她读了20多本历史方面的书。上班高峰时间,对于多数人来说每一秒都很金贵啊!她怎么会安安静静地坐在这里读书呢?无数次,朱利伟都想上前跟她搭话,但始终怕打扰到那么专注的她。

      一位已经超过50岁、头发稀疏、大腹便便还戴着手串的男士,看起来是非常典型的“已经自我放弃的中年油腻大叔”了。朱利伟发现,他在地铁里聚精会神地读名为《成本会计》的专业用书。

      一个有点极客装扮的男青年,拎着折叠小板凳,一上车就挤到较少人聚集的车厢连接处,撑开板凳坐下看关于深度学习方面的专业书。她已经眼瞅着他读了好几本。

      ……

      这些影像,以及时常在地铁上看到上班族下班时挤在地铁里一脸疲惫却在看考研辅导书的场景,让朱利伟想起为自己为一张照片所加的图注:照片中,一位老人右手拎着大桶花生油,左手拎着装了书的塑料袋,她在这张照片下写的图注是“柴米油盐是生活,书也是”。

      愿景

      “细水长流地鼓励更多人去读书”

      闲暇之余,朱利伟从拍摄的照片中寻找书的详细信息,将其列在图注里,并根据拍摄的照片,整理了一份“地铁书单”——迄今已有小说53种,人文社科生活类74种,职业技能提升和资格考试类23种,报刊8种。这其中,当然有想象中的《盗墓笔记》《明朝那些事儿》等通俗读物,也有四大名著、《资治通鉴》和《悲惨世界》《百年孤独》等中外经典,更不乏《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叫魂》等严肃学术著作,甚至有《西夏瓷》《木卡姆》《中国古代农耕史略》等专业小众或者已经绝版的书。

      朱利伟坦言,地铁上读书的人没有一般人看起来得那么多,但也没有公众想象的那么少。但地铁再拥挤,爱书人都能找到自己的精神角落。她告诉记者,这种拍摄让她对生活有更深刻的认知和理解,“有些人,你觉得他可能是什么样的人,但他读的书完全出乎你的判断。这让我清醒地认识到,不能轻易地去判断一个人,给他简单贴标签或下定义,也让我保持着一种开放和宽容的心态去对待身边的人和事。”

      《北京地铁上的读书人》相册引发这么大的关注,出乎朱利伟的意料。身为图书编辑,出于职业本能,朱利伟也萌生过将相册整理出书的想法,但是基于目前只有简单的图片加少许文字注解,并没有对读书人背后的思想和行为的深入挖掘,这个计划只是在酝酿当中。但朱利伟表示,北京地铁上的读书人照片,她将继续拍下去,如果能因此鼓励更多人去读书,这件细水长流的事情是非常有意义的。

      (文/本报记者 张知依 实习生 宋豆豆 供图/朱利伟 统筹/刘江华)

    (责编:邹菁、吴亚雄)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看看城事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