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论坛丨评论家怎么做网红

2017-06-19 10:27 来源:

      浙江在线6月10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刘慧) 6月9日,第三届中国青年文艺评论家“西湖论坛”在杭州开幕。来自全国的青年文艺评论家分别围绕“网络文艺的中国形象”展开研讨。本网记者全程跟踪报道,将他们的观点分期反馈读者。

      评论家怎么做网红?

      林涛(千龙网·中国首都网总裁办公室常务副主任,首都互联网协会第四届监事会监事、《新京报》、《经济观察报》特约评论作者、新浪娱乐水煮娱专栏作家)

      *  学习网红,学之。

      *  要学papi酱,要学咪蒙,要学六神磊磊。从共性来说,以上三位,非常敬业,非常用心,非常勤奋,也是成就其网红地位之必要前提,学之。

      *  第二,发挥特长,做之。

      *  你是擅长闷头写还是在镜头前秀?有的作者,思想型,喜独自琢磨,独立成文,真见面时,反倒拘束,性格使然。有的作者,反应敏捷,口才出众,伶牙俐齿,频频出镜。哪个更擅长,做之。

      *   第三,坚持到底,持之。

      *   在文字上,要坚持自我,前提是不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时间上,要坚持不懈,研究问题或者现象,分析成因或者趋势,研判网友留言或者建议,认真二字最重要,持之。

      *  第四,保有初心,行之。

      *  作为网络文艺评论作者,我们的初心是什么?非博眼球,非求出位,而是为网民提供正能量的内容产品,为繁荣网络文艺尽力,为优秀网络文艺作品点赞。不要眼红别人的十万加文章,不要在意别人的广告商合约。保有初心,行之。

      *   在网络热点轮转大潮中,你的某个网评产品,在某一天某一事件某一热点中,可能就是爆款,你也就红了。

      从中老年表情包看网络空间的群体身份区隔

      黄钟军(浙江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学位)

      *  互联网技术的革新加速了以智能手机为代表的灯微媒介信息载体的日新月异,因而在后现代思潮盛行、个体话语权得到尊重的互联网空间内,网络信息交流无论其媒介载体亦或是内容样式均得到不断变革聚合。

      *  表情包作为互联空间内信息交际的最具典型的亚文化集成,故而受到年轻世代史无前例的追捧。

      * 表情包开放式编辑、病毒式传播、跃进式革新等特征致使其自体衍化分类,进而形成了审美特征与年轻人相佐的“中老年表情包”,其本身与使用表情包的最庞大群体即年轻人的癖好和习惯迥然不同,在这种表情包差异化使用的背后是年轻世代与中老年群体的身份认同的区隔。

      * 且无论是年轻人对该表情包以偏概全的嘲讽性命名,或是基于自身价值诉求的解码性制作还是不奈之何、意与“图”违得“借用”,彰显的均是掌握网络话语霸权的年轻世代对中老年表情包使用群体的嘲讽、排斥与放逐。

      论艺术评论家与“网红”及其他

      丁旭东(文艺学博士、山西师范大学音乐学院 、山西师范大学音乐学学术带头人、中国音乐学院国家美育研究与发展中心秘书长、北京美育与文明研究基地特聘研究员、新浪微博头条文章作者)

      *  在我看来,艺术评论家主要分两种。一种是人民的艺术评论家,一种是学术的艺术评论家。

      *  什么是人民的艺术家?他既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大众做好艺术评论的工作,还要是一位称职的专业的艺术评论家,也就是说要占据学术评论的制高地,所以现在的状况是人民中艺术评论人多有之,但人民的艺术评论家却少见。

      *   另一种是学术的艺术评论家。在学界为数众多,如(法)让·克莱尔、王一川、陈旭光、杨燕迪,等等。

      *  两者有一种包含于被包含的关系,即学术的艺术评论家不一定是人民的艺术评论家,但人民的艺术评论家一定可以是学术的艺术评论家。

      *  两者之间有诸多不同。

      *  如,语言方式不同:人民的艺术评论家说人话,学术的艺术评论家说行话;生存方式不同:人民的艺术评论家靠的是打赏与版税,学术的艺术评论家,靠的是宣传费和专家咨询费;职责不同:人民的艺术评论家是为观众寻找好的艺术,而学术评论家是为艺术找说法。

      *  如,语言方式不同:人民的艺术评论家说人话,学术的艺术评论家说行话;生存方式不同:人民的艺术评论家靠的是打赏与版税,学术的艺术评论家,靠的是宣传费和专家咨询费;职责不同:人民的艺术评论家是为观众寻找好的艺术,而学术评论家是为艺术找说法。

      *  由此,我认为,人民的艺术评论家在当前的网络信息的时代,应该是“网红”,也必须是“网红”。因为“网红”才能代表他们真正的服务了大众,才能代表他们是当之无愧的群众意见领袖,才能代表他们持有人民用口碑颁发的资格证。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看看城事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