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版“地摊经济”新政策即将出炉 哪里可以练摊?怎样让地摊经济良性发展

2020-06-05 09:30 来源: 杭州网

杭州网 城市慢慢暗了下来,灯慢慢亮了起来,藏在朝晖居民区中的老牌夜市开张了!

    城市慢慢暗了下来,灯慢慢亮了起来,藏在朝晖居民区中的老牌夜市开张了!

    踏入新市街,街口处,是当季鲜花、新鲜水果;往里走,像是来到了一个功能齐全的“大超市”,厨房里的锅碗瓢盆、款式各异的服装鞋子、姑娘们最爱的首饰发绳、各式手机配件……只要你想得到,基本就能买得到。

    金女士是杭州人,在这里摆摊已经12年,可以称得上是老资格。

    “文化水平不高也找不到工作,家里是低保户,在街道的帮助下,就来这里摆摊了。”说起摆摊的原因,她直言,总要自力更生的。

    金女士开了一家童装店,就在新市街,小小的一家店面。今年5月13日,新市街夜市恢复运营之后,她开启老模式:白天开店,晚上摆摊。

    “现在小孩子们晚上出来逛的少了,童装的生意不是很好做,主要在清货,打折甩卖。”金女士说:“疫情期间,还试过开网店卖衣服,但效果不太好,还是摆摊适合我。”

    “你是都市快报的啊,帮我们也宣传一下哦!”金女士说,“希望生意能够快快好起来,还要还房贷呢。”

    摊龄一样长的,还有“贴膜一哥”王师傅。

    相信每一个夜市,一定会有出售手机配件、手机“贴膜”的摊位,新市街也不例外。但吸引我的是摊主王师傅的招牌,塑封了一张A4纸大小的“名片”,霸气的四个字——“贴膜一哥”。

    王师傅金华人,个子不高、皮肤黝黑,说起话来不紧不慢。

    “我在这里摆摊十年了,技术绝对放心,老顾客们都叫我‘一哥’。”在他的摊位上,手机壳、数据线等各类配件摆放得整整齐齐,从地上散落的包装盒可以看出,王师傅当天的生意还不错。

    王师傅告诉我,自己的一天安排得明明白白,白天上门修手机,晚上就来摆摊,差不多9点半收摊,理完货搞完卫生之后,到家要11点半了。

    不同于别的摊位,王师傅的贴膜生意比较稳定:“找我来贴膜的回头客很多,现在的生意差不多是以往的七八成。”

    聊着聊着,生意上门了。一位阿姨递来自己的手机:“这个膜有没有?帮我贴一张。”

    王师傅扫了一眼:“P9啊,有的有的。”只见他飞快地从一堆贴膜中抽出一张,撕膜,清灰,贴膜,处理气泡……不到1分钟,一张就贴好了。

    “这也是一个熟能生巧的活,我现在贴一张膜,平均15秒就够了。”聊起自己的手艺,王师傅还是很自信的。

    临走时,我问王师傅,现在很多年轻人也想来摆摊,你怎么看?王师傅顿了顿,说了一个小故事:“摆摊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的,一定要擦亮双眼。想当初,我进了4000块的膜,结果全是次品……”

    贴膜是小本生意,夜市摊里小本生意比较好做,特别是小首饰,很多人愿意花个十几二十块钱,让自己美美的。

    所以,张姑娘的饰品摊一直生意不错。

    “你看看,这副也蛮好看的,还有这副……”差不多10分钟的左挑右选,一位阿姨花了40块钱买了3对耳环,心满意足地离开。

    张姑娘的饰品摊摆了6年:“别小看,都是学问。”

    人家舍不得用电,她却花300块钱买了灯,把摊位打得最亮,在整条街上像一个“舞台”,衬得首饰闪闪发光;她卖的都是小饰品,行动方便,随时搬动,存货也不占地方。

    小张是杭州人:“白天么做做兼职,晚上来摆摊,6年来,我卖过保温杯、也卖过衣服,现在开始卖首饰。”

    除了下雨,每天晚上5点,小张都会雷打不动地来新市街摆摊,晚上9点半清理好地上的垃圾、收拾好摊位回家,朋友们偶尔也会过来相陪。

    “不完全为了生计,还喜欢这种轻松的氛围。当然了,如果生意不好,我也会焦虑的。”

    “旅游,不存在的;和朋友去玩,不存在的。”

    90后建德姑娘大学毕业就摆地摊 她说,摆地摊其实是个体力活

    这两天,地摊经济火了!

    与#地摊经济#有关的话题频频登上微博热搜,城市地摊财富秘籍、摊主摆摊月入10万……各种和摆摊相关的新闻、段子层出不穷。

    摆摊真的能月入10万吗?真实的摆摊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去摆摊的又是怎样一群人?这周三晚上,我来到杭州武林夜市,从下午5点到晚上11点闭市,我体验了一下摊主们的“摆摊日常”。

    “下雨虽然凉快,要是出摊拿‘鸭蛋’就惨了”

    周三下午5点,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打着伞,我从龙游路一直向东走,放眼望去,离开市还有一个小时的武林夜市,此时已是一派热闹景象。

    从2013年开市的武林夜市,现有的198个摊位呈“T”形排布。摊主朱艳的摊位,位于龙游路和武林路的交会点。因为这天有雨,出门前看过天气预报的她,比平常早了半个小时从家里出发。

    “下雨天做生意就比较麻烦。”一边和我打着招呼,穿着宽松黑T恤、蓝色阔腿牛仔裤的朱艳,一边麻利地卸下小推车上的五只塑料箱。将塑料箱上的盖子依次打开,按照耳饰、项链、戒指的顺序,朱艳依次把这些货品成盒地摆在桌子上。

    将近1小时后,摊位终于布置完,额头鼻尖已沁出细密汗珠的朱艳抬起头,望着此刻还下着雨的阴沉天空,无奈地说:“下雨虽然挺凉快的,蚊子也少,就怕客人不多,要是今天出摊拿‘鸭蛋’就惨了。”

    这个月,是朱艳在武林夜市摆摊的第三年,“我在朋友圈里都发预告了,‘6·18’小摊三周年庆,这两天一直在忙着选店庆款产品。”

    1993年生的朱艳是地地道道的建德姑娘,在杭州下沙某大学上学,曾到台湾做了一年交换生,学的专业是文创产品设计。“2016年刚毕业,我就摆过一次摊。”因为从台湾进的面膜一直没卖掉,只做了一个月,朱艳的摊子就“黄”了。

    “后来我去教育机构找了份工作,一直做到了第二年5月份。”2017年6月,朱艳的学姐在武林夜市的摊位要出租,喜欢自由生活、不想被上班束缚的她盘下了学姐的小摊,就这样,寒来暑往,一个人坚持开了3年。

    摆摊其实就是拼体力

    冬天出摊多跳跳就不冷了

    “我刚摆摊的时候都没敢和我爸妈说。”朱艳的父母也是做生意的,而只有同行才能更理解同行的辛苦。她家庭条件并不差,不过在摆摊前,朱艳并没有找父母要摆摊的“启动资金”,“如果提前和他们说,他们不一定能同意。毕竟觉得我一个小姑娘,摆摊太辛苦。”

    用上班时攒的几万块工资,朱艳走上了自己的创业路。最开始,她以每月2700元的价格,租下了一个摊位。今年年初,因为生意做大,朱艳的摊位扩大到了两个半,摊位费也水涨船高,涨到了5000多元。

    朱艳至今单身,因为根本没时间谈恋爱。现在,她和同样在武林夜市摆摊的摊主在夜市附近一个老小区里合租。“每天收拾完摊子就要12点了,租远的地方我自己走夜路也害怕。”

    “房租一个月是1700块。”坐在塑料凳上,朱艳手里的活没停,一边和我算了一笔账:“不算进货,摊位费加上房租,每个月的硬性支出就要7000块左右。有时候如果去进货,也要投入将近1万。”

    朱艳进的耳饰、戒指、项链等饰品质量不错,挑品眼光独到、常卖爆品,摆摊三年,积累了一批稳定的老客。现在,摆摊再加上在朋友圈销售,一个月下来,能赚2万多元。

    “摆摊说起来自由自在,不用担心上班迟到扣钱,但是一天不出摊,这一天就赚不到钱了。”在武林夜市摆摊三年,除了过年夜市闭市20天左右,台风天夜市关门,除此之外,朱艳几乎没有不去摆摊的时候。

    “旅游,不存在的;和朋友去玩,不存在的。”刚开始在夜市摆摊,朋友路过还来找她玩,“我也出不去,只能点外卖,和朋友在摊子上一起吃烤鱼、火锅。”现在,朋友们都有自己的工作生活,有时候白天朱艳闲下来,想找朋友玩,想到她们都在上班,只好作罢。“现在,白天除了去进货,我就在家睡觉。”

    这天晚上,从6点夜市开市后,我在朱艳的摊位上一直坐到了9点半。三个多小时里,有来看货的,就是一直没人下单。

    虽然晚上已经不下雨了,气温还是有点低,只穿着短袖的我忍不住阵阵发抖,朱艳让我赶紧穿上她的外套,“我们都习惯了,摆地摊拼的就是体力。你不穿外套,回去肯定要感冒的。”

    比起寒冷的冬天,朱艳说,她更喜欢夏天,“别看夏天蚊子多,但是不冷。冬天真的太冷了,为了安全,我们也不能放取暖器,实在冷,就在大腿上贴几个暖宝宝。多跳跳,就不冷了。”

    为一家奔忙的夜市彩票摊主

    摆摊成为夜市经理的“地摊王老五”

    朱艳摊位斜对面,是摊主余芳正的彩票摊。

    有着一张娃娃脸的余芳正看起来年龄不大,我问他是不是90后,他不好意思地笑了:“都快奔四的人了。”余芳正老家在淳安,2003年就来杭州了。之前他一直做茶叶生意,5年前,来到武林夜市摆起了这个彩票摊。

    “前年,我这里还出过10万块的大奖呢。”提起自己的小摊,余芳正脸上有掩饰不住的自豪。“这个彩票摊现在在整个下城区销售额排第一。去年5月份,一个月时间,小摊销售额就有30多万。”

    余芳正的老婆没摆摊,现在全职在家带还没到3岁的儿子。“每个月,加上我们三口人的保险、孩子的奶粉、生活费和房租,保守估计就要支出1万多块。”

    余芳正在武林夜市还兼任一份招商工作,虽然工资不是特别高,不过,加上彩票摊的收入,去年也赚了20多万元。今年因为疫情影响,客人比往年少了很多,余芳正的收入也受到了影响。

    余芳正说:“我现在每天凌晨1点多到家,3点钟才能睡着。”白天要做夜市招商的工作,余芳正一天满打满算只能睡4个小时,不过提起了儿子,他的眼里一下子亮了很多,“小毛头明年要上幼儿园了,今年再难也得想办法再开一个摊,多赚一点。”

    到了10点半,武林夜市摊位上的灯依次被熄灭。穿着白衬衫、黑西裤的夜市经理叶连忠来到余芳正的彩票摊,帮他一起拾掇摊位上的彩票。“我原来也摆过摊呢。”

    从丽水景宁一个偏远山村走出来的叶连忠,12年前刚来杭州时就到吴山夜市、大关夜市摆过摊,卖手机壳,“当时我的亲戚都是来杭州这边开超市,看我摆摊还说我能有什么出息。”

    来杭州摆摊这几年,被吴山夜市周边摊主称为“地摊王老五”的叶连忠,在杭州陆续买了车、买了房、娶了老婆、生了娃。“摆摊没啥丢脸的,你看我不也闯出来了嘛。”

    晚上11点多,夜市雨棚下的灯都灭了,摊主们把收拾好的货品放在了塑料箱里。朱艳喊我去帮忙,我俩一起把箱子抬上了小推车里。朱艳一个人在前面使劲拉着推车,和其他摊主一起离开夜市,四散在夜幕里。

    杭州版“地摊经济”新政策即将出炉

    哪里可以练摊?怎样让地摊经济良性发展?

    为什么要发展地摊经济,人间的烟火气里藏着什么?

    简单地说,是产业链的拉长。

    打个比方,我们出个门买东西,可能要打车坐公交,路上顺便买个奶茶撸个串,看到路边有趣的小玩意忍不住就多买了几样。盘一盘的话,这一路下来,一下子帮很多人增加了收入。

    鼓励地摊经济,鼓励底层百姓灵活就业,释放个体经济活力,这就是它的魅力之一。

    记者 夏阳 摄

    杭州的夜市摊南宋就有记载

    关于地摊,现在的形式主要有两种:夜市、市集。

    杭州自古与夜市有着不解之缘。南宋定都临安(今杭州),晚上商贩会到一些固定地点摆设地摊,有花样卖糖的、有算卦看相的、有卖笔墨字画的、有卖木梳头油的……各种流动小贩“至三更不绝,冬月虽大雨雪,亦有夜市盘卖”。

    如果时间拉近,只看近十年。

    2010年,杭州出台了《关于鼓励培育市区夜市发展的若干意见》,对新建成并开业的夜市,给予最高120万元的奖励。同时,确定了三年夜市发展培育期。现在很多知名夜市就是在那时候诞生的,比如武林夜市。

    2019年,杭州发布了《关于市区举办夜市有关事项的通知》,进一步明确夜市的选点布局、举办主体、审批程序……要求严格遵循经营时间、有统一的设施、办理夜市摊位交易证等。

    除了夜市,节假日的主题集市也频繁出圈,生意都不错。

    收藏品主题的有:吴山广场通宝城,周末的地下室集市;杭州收藏品市场的地摊集市等。文创主题的有:动漫节创意集市、文博会创意集市、湖滨步行街“湖上市集”等。

    在哪里规划夜市?

    专家建议请大数据帮忙

    随着地摊经济、夜市经济大热,担心也开始出现了。

    比如,业态设置会蜂拥而上,走到哪都是地摊吗?

    浙江工业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王萍,最近正与业界朋友议论这个话题

    “地摊经济是自发的市场行为,应避免过多行政干预。”王萍还觉得,从0开始发展地摊,也藏着问题。

    “在选择试点时,应该尊重商贩们的经营习性、结合原来的历史经验,重新培育因为管理困难而被取缔的老底子地摊,帮这些传统地摊‘原地复活’,比如曾经的翠苑夜市。因为那些地方的地摊需求是真实存在的,可以通过制定政策去扶持一把。”

    当然,新的夜市试点也应该有,怎么选址呢?

    王萍认为,大数据很重要。“借助数据手段,为流动摊贩提供消费数据支撑、广告投放支撑,帮他们总结不同区域的消费习惯,提供科学指引。这其中,数据能起到拉动经济发展的作用,而不只是管控流动摊贩。”

    发展地摊经济杭州即将出台相应政策

    当然,更多市民关注的是“摆摊自由”后可能引发的问题:堵塞交通、乱扔垃圾、油烟污染、出售假冒伪劣产品……

    我们的民意直通车就收到不少这样的留言——

    读者“6883”:余杭区南苑街道翁梅新苑附近的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常年被车辆及小贩占据,小贩尤以卖烧烤为多,搞得马路上人行道上都是油污。

    读者“4925”:庆春立交桥南的贴沙河公园口有一理发摊,长期占道理发,影响行人出行;理发还导致地上散发,一起风吹得到处都是。

    王萍副教授也认为:地摊经济大热,对刺激消费有积极作用,还能倒逼城市服务体系变化,将原有的“一刀切”的管理习惯,向“如何提供更好的服务”倾斜。但如何加强精细化管理,实现有序经营?这是考验各个城市基层社会治理的难题。

    既要满足特定时期经济生活的需要,也要防止城市文明建设的倒退,如何不让烟火气变成乌烟瘴气,你有什么想法、建议,快来和民意直通车说说。

    最后,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其实,这段时间,杭州各个相关部门已经聚在一起,开了好几轮座谈会了,很快,杭州版的“地摊经济”新政策就会出炉。

    “这些天,我们一直在假设自己在不同地方摆地摊,会遇到哪些问题,这些问题如何解决,希望能够把所有的问题都考虑到,给出解决办法。”一位相关工作人员说,杭州向来稳扎稳打,把工作做精做细,所以希望政策出来后,能让原本就做得不错的杭州夜经济,推向一个新高点,让大家能舒舒服服、安安心心地摆地摊。

    今天开始,我们的民意直通车,来牵线啦!

    哪里可以摆地摊,欢迎城区、街道、社区、企业来自荐,提供更多就业机会;关于怎样让地摊经济良性发展,也欢迎和我们说说。

    摆摊推荐地:

    滨江区·啦喜街

    麦当劳都报名来摆地摊了!

    知道啦喜街可以摆地摊,竟然是从麦当劳那里!

    昨天早上,我们收到一则消息,来自麦当劳的工作人员:“连地摊主题都已经想好了,麦当劳教你怎么薅羊毛!”他们想把以往在网络上发布的各种玩法和优惠信息制作成实物卡片,然后在地摊上摆放出来,安排几个小姐姐,现场手把手教顾客薅羊毛。

    去哪里摆摊?

    麦当劳功课做得蛮足的:“就啦喜街!如果水电都符合要求,我们地摊上甚至可以卖冰淇淋。”

    去年,都市快报联手啦喜街,搞了一波请快报读者免费吃啦喜街美食的活动,现在要推新业态了?

    啦喜街策划总监郑海霄说:是的,只要符合条件都能来摆地摊。

    为了欢迎大家练摊,啦喜街还做了地摊专用车,仿的是大众的古董车。“本来打算去德国买原版的,后来因为疫情没有办法出去,最后是在国内定制了一辆。”郑海霄说。

    当然,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我们也问了:该怎么报名?需要提交什么材料?最最关键,租金多少?

    郑海霄说,啦喜街的地摊是奔着打造成落地、实体版“闲鱼”去的。地摊地图划分为三个区块:

    1.文创产品专区,特别是艺术院校的学生们,来吧!

    2.品牌专区,为今年受到影响的外贸产品而设,希望可以给外贸商家一个清库存的平台。

    3.白领专区,这一块专供近期收入下降,有一定手艺或特长的白领,下班了来练摊。

    老郑说,报名方式预计下周就会推出。但底线也有——不能售卖假冒伪劣产品。租金么,其他两个区还在探讨中,白领区目前暂定的价格区间是在每晚30-50元,毕竟夜市的管理,包括水电,还是有一定支出的。

    甚至连流动歌手、街头艺人也考虑到了,已经专门搭了一个舞台,供大家使用。这块舞台目前已经在试运营,很多娱乐场所,甚至是综艺选秀的歌手,都已经来报名表演了。

    摆摊推荐地:

    西湖边·“湖上市集”工作日夜场

    西湖边的夜市摊,你品品!

    有手艺、热爱分享,就能报名试试。

    位于湖滨步行街的“湖上市集”(湖滨路与庆春路、学士路交叉路段),原本只在周五、周六、周日出现,但从6月1日起,转型升级推出新品牌“湖上夜巷”,在工作日的晚间也会出摊。

    “湖上夜巷”经营时间为17:30-22:00,暂定计划举办至8月31日,摆摊有特制的木架位,还有特别定制的四角亭摊位,每个占地5到9平方米,业态侧重于娱乐休闲、艺术文化的有机结合。

    目前,“湖上夜巷”实行月租模式,若遇到天气不好导致没法出摊的情况,市集也会人性化地减免当天的场地费。

    一边是热闹商圈、一边是西湖山水,在这样的市集摆摊,看上去挺不错。有兴趣的话可以关注“湖上市集”公众号报名。

    摆摊推荐地:

    西湖区·三墩地标

    周边都是小区,不说了!

    西湖区三墩镇有个厚仁商业街,毗邻白马尊邸、颐景园、慧仁家园等小区。为了方便大家在这里开启“地摊经济”之旅,三墩镇已经对商业街进行改造提升。

    以后,厚仁路两边将增加大量摊位,每天17:00到21:00,不管是艺术品、首饰、箱包、小吃……想摆摊,随时可以来!

    摊位每个大约3×3米,目前,街区整体设计已完成,并已上报审批。等它弄好了,想去当“摊主”的话,可以到“厚仁路商业特色街”公众号上报名哦。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看看城事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