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兴村民为三名女红军扫墓八十四载

2018-04-16 00:00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4月3日,湖南省资兴市黄草镇黄家村上大洞组,村民骆从辉一大早就扛着镰刮来到村口,为这里的几座坟墓铲草培土。“这里埋葬着三名女红军战士,板栗树下一个,酸枣树下两个。每年
    原标题:资兴村民为三名女红军扫墓八十四载

    4月3日,湖南省资兴市黄草镇黄家村上大洞组,村民骆从辉一大早就扛着镰刮来到村口,为这里的几座坟墓铲草培土。

    “这里埋葬着三名女红军战士,板栗树下一个,酸枣树下两个。每年清明,我们都会来打理一下。我爷爷、我爸爸,再到我和儿子,已经持续84年了,以后还要继续坚持。”58岁的骆从辉告诉笔者,1934年三名女红军牺牲在黄家村后,每年清明节都有村民偷偷地给她们扫墓。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来给红军扫墓的村民越来越多,逐渐形成了一种习俗,并一代代传承了下来。

    不一会儿,几名年轻村民也来到酸枣树下,和骆从辉一道,默默地修整这几座坟墓。没有墓碑,只有几堆黄土,上面还垒着一些石块,虽略显荒凉,却也齐整。一个多小时的光景,三座坟墓全部修整完毕。由于林区禁止用火,大家既没有焚烧香烛纸钱,也没有燃放烟花爆竹,而是为红军墓插上鲜花,再鞠上几躬,以此来表达对先烈的敬意。

    黄家村地处东江湖畔,有18个组,大都群山环绕,交通闭塞。少了都市的繁华,这里仍然保持着最原始的淳朴气息。

    “我父亲在世的时候,经常和我们谈起这三名女红军的故事。”村民骆圣红已80岁高龄,据他回忆,那是1934年的冬天,有三名女红军从汝城文明,经宜章瑶岗仙、资兴滁口一带,辗转来到黄草坪(今黄草镇)寻找大部队,因乡绅告密,她们在白牛店歇脚时,被国民党警察和乡丁抓获后杀害。

    “下午被抓,傍晚就押到了村前的这个圣帝庙里,当晚就被秘密害了。是用刀杀的,地上全是血,好惨啊!”说到此处,骆圣红老人已满眼通红,“当时村里有个老人在庙里管烧香,看到几个姑娘死得这么惨,就回家叫上他侄子李日保,连夜把这三名女红军掩埋在附近。”

    “圣帝庙这里比较偏僻,又是晚上发生的事,而且迫于国民党的压力,李日保也不敢乱说,所以村里知晓此事的人并不太多。”唯有村口的这座圣帝庙见证了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80多年过去了,昔人已故,庙也已经飘摇欲坠,三名女红军在此牺牲的故事也仅仅是零散地流传于老百姓之间。

    骆从辉清楚地记得,上世纪70年代初,曾有个部队军官在当地政府和村民的指引下,找到了这三座墓,立了三块一米来高的木牌子,上面写着“革命烈士之墓”。那个军官右脸上有个很大的伤疤,当晚就住在他家。第二天祭奠之后,军官痛哭一场后就离开了,没有留下任何说明和线索。时间久远,坟前的木牌也早已腐朽殆尽。

    在距离上大洞七八里远的白牛店,古官道旁的几棵参天古树下,82岁的朱柏林老人指着几段断壁残垣,讲述了他从父亲和村里长辈那听来的女红军故事。

    白牛店地处三叉路口,有三条一米多宽的古官道汇交于此,一条通往汝城县城,一条通往文明、宜章方向,一条通往黄草坪,衡阳、安仁的人们去广东挑盐都必须经过这里。“当时这里开了三个旅店,有一排大房子,一排吊脚楼,可以供200多人食宿,人来人往,颇为繁华。我父亲朱右恩、伯父朱天奴各开了一家,另外那家是个叫叶头生的老板开的。”路上的石板、房屋的痕迹仍依稀可见。

    朱柏林回忆说,那年立冬刚过,从汝城文明、宜章瑶岗仙方向来了三名二三十岁左右的女红军,其中一个长得比较高。当时她们穿着单薄,又冷又饿,就来到他父亲的店里歇脚吃饭。刚炒好一碗菜端上桌,没来得及吃,就有20多个国民党乡丁从黄草坪方向急匆匆赶过来,叫嚣着抓共产党土匪。当时三人正在烤火,一时没有防备。“开了三枪,个子高的姑娘比较强悍,反抗了很久才被摁住。”

    “有个女红军把随身带的一些纸片吃了,乡丁用刀撬开她的嘴,牙齿都断了,还从她们身上搜出了一把手枪、两把匕首,将她们打得浑身是血,连拉带拽押往上大洞方向,听说当晚就杀害了。”朱柏林说,国民党警察把他父亲也一并绑了,说他开店子窝藏土匪,晚上才给松的绑。

    村民们说,三名女红军埋葬在这里的事情千真万确。长征时也有几支红军部队经过了黄家村,在黄草坪还打了仗。

    “随着时间的推移,能够清晰讲述这段历史的老人们相继离世了。”骆从辉说,“青山有幸埋忠骨,我们一定会世世代代守好这几座红军烈士墓,缅怀先烈,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8年04月16日 第 11 版)

    (责编:贺迎春、董菁)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看看城事的观点和立场)